第一卷 第一章 入赘女婿

作者:五味子 | 发布时间:2019-05-26 00:50 |字数:2215

      逐月城,苏家。


      一大早,苏家后院的花园就站满了人。


      “吃软饭的,你胆子不小,居然敢偷我们家族培养的药草。”


      人群中,一名身穿紫色劲装,气势不凡的少年,怒冲冲的喝骂。


      随着少年喝骂开来,周围少年全都指指点点,将目光投向花园中心的青年身上。


      这是一名身材修长,面容瘦削的青年。或许是常年受病痛折磨的缘故,他的面色异常苍白,双瞳之中,也少了年青人应有的飞扬神采。


      面对周围少年指指点点,这个叫做范阳的青年,被气得面色通红。


      此地乃是苏家荒废了数十年的花园,平日里连打扫的下人都不会来这里。他范阳只是因为咳嗽,来这里摘一株无主的野草,居然被冤枉盗取药草。


      范阳越不说话,那少年以及其身边伙伴越是肆无忌惮。


      一名少年指着范阳,轻蔑的说道:“上门女婿,你不是经常自称是一名铁骨铮铮的军人吗?怎么,钢铁战士还偷一株药草?”


      一说起范阳军人身份,这些少年更是狂笑起来。


      先前那名紫衣少年轻蔑的说道:“什么铁骨军人,我看是天字号傻蛋罢了。你们还记得这家伙入赘咱们苏家的时候,家主说过什么?”


      “说过什么?”众多少年问道。


      “家主说这傻子,一个人背着昏迷的战友,在真武大陆奔行了九千里。”


      “九千里呀,据说这傻大兵足足走了一年多,当他来到咱们赵国的时候,脚底血泡都可以当鞋底用了。”


      “哈哈哈!”


      “快把你的血泡脚板,给小爷们看看。”


      少年们狂妄的笑着,丝毫没有注意到,在他们提到傻大兵三个字的时候,范阳古井不波的神情,逐渐变得冰冷。


      “要我说,这上门女婿傻的可不只是这一点。”紫衣少年身旁,一名少年不甘人后的踊跃说道。


      唾弃了一口,少年狂声说道:“这傻子应该一直以为自己入赘苏家,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吧。”


      “其实你们不知道,我们苏家之所以招这个傻大兵入赘,根本就是别有目的。”


      “什么目的?”


      “什么情况?”


      一群少年全都竖起耳朵。


      眼见所有人都被自己言语吸引,那发言少年很是得意。


      他冷眼看着范阳,说道:“你们都知道大小姐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仙武之体吧。”


      “知道!”少年们纷纷点头。


      一人说道:“大小姐的仙武之体,别说是逐月城绝无仅有,就算是咱们赵国,也格外罕见。据说拥有这样的体质,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跨过真武境的后天、先天、金丹、元魂、化境五个等级,轻松晋级仙武境。”


      “还有人说,每一个跨越仙武境五重境界,达到超脱凡尘的神武境的神人,终极目标也是将身体修炼成仙武之体。”


      少年的解释,让在场所有人都羡慕起来。


      真武大陆,以武为尊,将修为达到武者最高境界神武境,是每一名武者的梦想。一想起家族大小姐几乎是保送至仙武境,半只脚踏进神武境,这些少年怎能不艳羡。


      越是羡慕大小姐苏诗若,这些少年就越是恨娶了苏诗若的范阳。


      不少人期待的看着那个揭秘的伙伴,只等着他曝光秘辛,继而狠狠羞辱范阳一番。


      少年咳嗽一声,吸引同伴注意力后,慢悠悠说道:“既然大家都知道大小姐是带领我们苏家走向巅峰的希望,那大家自然知道,我们苏家是绝对不会放任大小姐嫁给旁人的。”


      “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们苏家决定招一个上门女婿。”


      “怎么可能,就算是乞丐也不愿意当一辈子不能抬头的上门女婿吧。”有人不屑说道。


      众人目光投向范阳,全都放纵的笑了。


      是了,在真武大陆这个用绝对实力说话的世界,就算是乞丐也不愿意被人称为吃软饭。


      即便苏家是逐月城第一世家,可要找个身份合适且肯入赘的人,却也不容易。


      刚好,范阳出现了。


      招的女婿是域外战场回归的铁血战士,第一在名头上没堕了苏家的威风。第二,为国尽忠的士兵,还带着可以让苏家十年免税的福利,有这两样,就足以让苏家做出选择。


      从伙伴口中得知范阳入赘苏家,不过是个傀儡,这些妒火中烧的少年,心底说不出的痛快。


      他们本来还想继续攻击范阳,然而,就在这时,坚毅站立的范阳,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
      其咳嗽似乎完全不受身体控制,整个身体都随之弯了下来。


      陡的,持续咳嗽了数十声的范阳,口中狂喷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萎顿的倒在地上。


      “软饭王不会死了吧?”人群中有少年惊惧问道。


      不只是众多少年害怕,为首的紫衫少年心底也一阵慌乱。


      “我们走,离开这里。”紫衣少年一边说,一边向远处走。


      眼见着紫衣少年逃走,众多少年全都化作鸟兽散,纷纷逃离此地。


      冷冰冰的地面上,范阳如同死了一般,身躯一动不动。


      这种僵死的状态持续了足足两个多时辰,待到日上三竿的时候,才逐渐好转。


      脸色苍白,嘴角带着干涸血迹的范阳,挣扎着坐了起来,发觉时间已到中午,不由一阵苦笑。


      作为一名驻扎在域外战场,守卫真武大陆的铁血战士,范阳这些年别的没留下,倒是留下了一身的伤痕。


      肌肤上的外伤可以痊愈,可平日与域外之敌作战时损伤的元气,震伤的肺腑,却早已不能复原。


      正是知道缺少药物的压制,自己内伤复发频率越来越高,范阳这才来到这个废弃的花园。


      目光再次投向杂草中,那株叶脉泛着灰白色的野草,流血不流泪的他,眸子有些湿润。


      整个花园,或者说整个大陆都不应该出现的这株杂草,别人不知道名字,可他知道。


      这种草,叫尸间草,是域外战场的战士们壮烈牺牲后,尸体上生长出的青草。


      据说尸间草是域外战场所有战士,留给袍泽兄弟的最后馈赠。


      像是范阳这种重伤久久不愈,只靠一口气硬撑着的士兵,唯有服用尸间草,才能压制住体内躁动的旧伤。


      范阳强忍着内伤疼痛,在地面挪动,来到尸间草近前。


      摸着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尸间草,他身上忽然蒸腾起一股从来未曾在旁人面前显露出狂霸之气。


      “我范阳,是武修军一员,是武修军三千万死亡军魂的继承者。”


      “我,绝不可能被内伤打垮,也绝不可能认输!”


      范阳大声说着,猛一用力,拔下地表这株存在得很是诡异的尸间草。